海宴河清

弈明生活琐事(二)

说起喝酒这事,弈星记得明世隐是醉过的。

    

约摸着是十年前,弈星被明世隐带走的第一个年头。那时候还没有偌大明府,他们是居在一个满是牡丹花的小院里。应是春节时候,弈星受寒才转好,披着貂绒袍子在屋里守着炉火,透过一扇关着的小窗户,他能看到老师在庭院温酒。

     

当时屋里暖和,弈星还有些低烧,不自觉地如小鸡啄米般瞌睡起来。只是恍惚间,他看见院里人脱下了冬袍,只剩雪白里衣,不知从何处借来了一把短剑,执在手中挥舞。弈星也曾见过剑客,那时家族还没没落,酒宴上舞剑助兴的比比皆是,不过他未曾仔细看过一眼。

   ...

弈明生活琐事

私设:弈星已经成年的时间段。明世隐计划落空,没有得到方舟。
闲来摸鱼短打。
   

清晨,小院如往日一样安静。青年提着水壶将满院的牡丹浇了水,瞥见昨夜下的霜还未散去,眼看着天气要冷起来了。屋里的人还没醒,睡得安定,青年进了屋,探手到睡着的人的额头去试体温。毕竟昨夜他还是在发烧的,虽说半夜退了去,还是有些放不下心。
      
青年还未收了手,睡着的那位便已经转醒,他半眯着眼眸没有动作,也未说话。那双阴阳眸盯着青年细细打量,一会便翻了个身,侧卧在床上补眠。青年轻叹一声,刚刚试的温度还是偏高,看样子要喂些药。将屋里的事物简单打理了一...

双水和渡哥单人。其实我觉得黑水的男友力一直是很足的……

【双水】老夫老妻的日常小甜饼

老夫老妻模式,无渡已经在黑水岛生活很久了。

     

贺玄自出离黑水鬼蜮已有一个多月,他收到花城的死灵蝶匆匆忙忙出去之后,师无渡就没再见他。这孤岛本就难进难出,贺玄出岛后又设了界,师无渡这一个多月别说是见过人,便是连只鬼都没见过。贺玄走之前留了不少干粮,眼下虽说吃穿不愁,师无渡心里还是隐隐不爽。虽说平时他与贺玄交流不多,但也不至于让这玄鬼不告而别。

      

师无渡心里无故置气数日,食量也小,是瘦了些。他手里持着贺玄之前给他的扇子,虽说没有法力,不如水师扇好用,但手里有个东西,他是习惯些。扇柄一下下敲击着桌面,...

小三轮,姿势有参考……

摸鱼,双水日常相处和渡哥大头。

【双水abo】日久(2)

    
自师无渡醒来之后,贺玄只是日日往他屋里送饭,再无其他动作,甚至连对视也极少有。平日里众星捧月,傲慢惯了的神官,顿然被丢到无人之地,自是心情烦闷,况贺玄手头并不阔绰,平白无故多了张口,养活起来也麻烦,师无渡的伙食是大不如前。不过现在这个处境,师无渡是多说一句话的心情也没有,日子虽然清苦平淡,但也挨下来了。

       

幽冥水府虽大,东西却不多,师无渡去的最多的地方只有两个,自己的卧房和书房。贺玄也不去管他,这鬼王平日里行事低调,眼下复仇之事已告一段落,自是在水府居多,出门甚少。师无渡自知玄鬼心里怨念...

【双水abo】日久(1)

        

*贺玄a,师无渡o。私设如果标记双方都有法力,那么标记后两人法力互相影响,互相补充。

      

看着塌上睡相安稳的人,贺玄可谓百感交集,说实话,他是恨不得杀了他的。本来仇人的性命已经捏在自己手中,不过他这个绝境鬼王千算万算也没算到,堂堂水横天居然是个地坤,而且自己正好撞上他的发/情期。

    

当时情况来的太突然,两人都被信息素迷了神智,竟做了荒唐之事。贺玄本就带着仇意怨恨,手段固然粗暴了些,直直将这个陷入情/潮的地坤标记了。乾元对地坤的占有...

画着玩

摸鱼摸鱼🐠

© 海宴河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