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宴河清

【午睡°】亮良

#炉火的姊妹篇,短打现代au#
#私设,设定见前篇,评论链接或者点头像#

     
诸葛亮在厨房准备午饭的时候,张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有些消瘦的身体陷进沙发里,他在抚摩手上的伤痕。伤口早就结痂了,现在痂已经脱落,徒留一道略粗长扎眼的伤疤。
  

自从来到这个欧洲的小镇,张良的饮食起居几乎全部交给诸葛亮照顾,后辈乐此不疲地学习着如何打理家务,现在虽然说不上熟练,但也足够照顾张良了。就像现在,他娴熟地切着买来的烤鸡,俨然一副家庭煮夫的模样。

     

直到烤鸡被摆上桌子,张良依然没用要动的意思。诸葛亮从厨房踱到他旁边坐下,一边挺直了身子去解腰上的围裙扣,一边盯着面前的人看。张良察觉到他炙热的目光,偏头看他一眼,一眼便知内心所想,勾唇扯出一个微笑应付下来。

    

“我没事,困了而已。”

      

诸葛亮倏然想起昨晚给张良读了几封来自祖国的信件,他睡得的确比平常晚了些,暗自想着以后多加注意。张良揉了揉眼睛,取下那片单片眼镜,眼睛有些酸涩,是有些累了。这方面,他没说假话,说一半留一半,他不觉心虚。

 

诸葛亮把解下来的围裙放在一边,他站起来,把手伸到前辈面前。张良知道他想拉自己起来,可自己没有离开沙发的意思,他理了理腿上的毯子,然后将手搭在诸葛亮的手上,将人悬在半空的手按下去一些。随后他摸来那张早就读完的报纸,以一副认真的姿态重新看起来。

     

“不饿,我想看报纸……”张良小声回应他,即便那人的问句还没出口。
“我记得……那张你早就看完了。”
“你记错了。”

      

低估了诸葛的观察能力,张良头一次觉得有些羞耻,不过,他依然严肃地盯着那张报纸。后辈勾唇笑他,他自诩自己的记忆力是不错的,至少有关张良的事情,他绝不会记错。

     

“前辈,你必须去睡觉。”

   

略带强迫的语气让张良有些不快,不过对于不上强迫自己吃饭这点,他还是有些欣慰。罢了,反正自己也是困了。张良把腿上的毯子移到沙发上,不紧不慢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。

      

看着眼前顺从的前辈,诸葛亮舒了一口气,本来还在想着被拒绝后怎么把他骗到卧室去,现在省事多了。眼看着张良乖乖躺在床上的样子,诸葛亮已是心满意足,他帮人掖好被子,走出房间之前在嘴角落下一个吻。

      

而张良则缩在被子里,他睡在诸葛亮平日睡的那一侧,心绪格外安宁。

评论(3)
热度(68)

© 海宴河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