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宴河清

【燕蛇/白圣】故人归(3)

故人归(3)
  

#请当作支线剧情吧,我真的很想写白圣,私设已经堆成山了。
 
#当初抽到白虹(人生第一个四花),就听说他被倚天斩断了,差点弃游。  

   

那柄剑被重新铸好了,圣火令听这话的时候,在原地愣了两秒。就像当初听到白虹被斩断时一样,短暂的情绪波动后归于平静。他勾起唇角,眯起眼睛往常一样地微笑着,仿佛这事的发生早就被预料到似的。随后只是吩咐着,备一匹快马,该回去了。

    

谁也没注意到,圣殿里的那团圣火,在那一瞬间随风而燃,仿佛有了生命,也有了知觉。

   

白虹在大殿里等了许久,黑白分明的头发被风吹乱,正中的部分黑白混杂,被皓一照,倒显得狼狈了。他手里的佩剑被修复得崭新如初,比以前有些磨痕的还要好些。他盯着佩剑正出神,一阵慌乱的马蹄声入耳。再抬头,入眼的是一抹赤色,灼红色像圣火一样灼人双眼。

    

“大护法,好久不见。”

    

平日里注重形象的圣物此刻衣衫凌乱,一眼便知是连夜赶回来,在马背上被风吹乱了衣袍也不知。白虹起身,在他肩膀上拍了几下,随后顺手把他甩在衣领上的发丝理下来,风轻云淡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。

   

“我不在的这些年,辛苦你了。”

    

圣火令嘴角始终挂着笑,眼神全在白虹身上转,像是得了糖果的孩子。听到这寒暄一般的话语,神色又平静了些,自顾自点了点头,转头对着白虹,语调轻佻:

    

“哪里哪里,我可坚硬着呢。”

   

“顽皮。这么晚了,去睡吧。”

    

不像曾经生离死别,如同许久不见的两人突然相遇。

   

圣火令回想起白虹死去的那天,他对着那柄断剑,不曾落泪,只是一人对着明月空饮一坛烈酒。直至半年后,他回来明教处理大小事务,无意问道——怎么琐事堆积如此之多,大护法最近病了吗?意识到什么之后,他当晚在大殿又独自饮酒,对着皎皎明月,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  

他总会意识不到,真情实感从指缝穿过的瞬间,待一切都追悔莫及再攥紧手指哭嚎。他记得,白虹曾答应他,大战后邀他畅谈豪饮,可惜他们没能等到。倒是自己空饮两坛烈酒,将白虹的那份也一气喝光了,不记得烈酒的香醇,也因酒力将当时的感情麻痹,当真是不划算啊。

   

见圣火令呆在原地没动,白虹狐疑地凑近了看他,好像是想事情想得出神,异色的双瞳紧紧盯着地面,半天也没见眼神变化。在月光底下,那灼眼的赤色也柔和下来,白虹看着他的侧脸,伸手抚上他的头发。

   

“看来我们的圣物也有点小心思了。”

    

圣火令心里一惊,偏头正好对上白虹的黑瞳,心里的想法便憋不住,脱口而出:

“大护法还欠我一坛酒。”

      

白虹倒是忍俊不禁,笑得爽朗,伸手在圣火令的肩膀上拍几下,点点头表示允了。

    

“哈哈哈……圣火,我没想到你还记得这个。好!明日我们畅谈豪饮,不醉不归。”

   

     

    

灵蛇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,飞燕已经出去了。不过,他最先发觉的是,眼前已经不是漆黑的一片,已经能模模糊糊看见些色块了。他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,疼得失去意识之前,明明是觉得眼伤更严重了。

   

他踱到厨房去寻飞燕做好的早饭,可是橱柜上空空如也,怕是自己看得还不清,又伸手摸了摸——空的。平日里,若是没有食材,飞燕会出门去猎,或者下山一口气多买些回来。灵蛇不知道现在几点,既然自己已经醒了,飞燕早该回来才是。

    

披上那件墨绿的袍子,灵蛇决定出去看看。本来漫不经心地理着领上的绒毛,倏然心里一紧,心跳仿佛漏了一拍。自从在这边醒来开始,这情况都没遇到过,他不太清楚这边的自己的身体状况。不过……心跳漏一拍的情况他以前倒是也有——看到《九阴真经》的时候。

    

按捺着躁动的心绪,灵蛇兴致勃勃地从屋里走出来,若是在这边得到真经,天下第一的位置岂不是唾手可得?

   

昆仑山的白雪积得极厚,靴底踩上去的触感让灵蛇觉得熟悉。那段时间飞燕离了师门,他必须自己出门采药,自己的身体不耐寒,需不断运气维持体温。一趟采药回来,他也累得只想躺在床上休憩了。这么想来,还是先找到飞燕为好。

   

这雪下得极密,满天飞舞的不是孤零零的雪花,而是三五片连在一起的一团,纵使飞燕曾留下脚印,现在也寻不见了。灵蛇眯着眼睛看这雪原,忽觉前路光亮灼眼,即使眼睛看不清,那光亮也够惹人注意。圣火……灵蛇想起飞燕曾在回山庄的路上偶遇圣火令,差点被人捉了去,是自己将他救回来的。

    

普通的火光没那么容易在雪地上燃起,那灼眼的光亮想必就是圣火。啧,这剧情重演可没什么意思。

   

灵蛇跃上树梢,他深知这次飞燕只是有惊无险——从前那次,自己也是在树梢上看完全程,只是最后才从树梢上下来,将飞燕救了回去。他嘴角挂起一抹微笑,这小子怕是又要输一次了。不过,这次他看不清罢了。

   

纵使飞燕的轻功再好,也逃不过那燃烧着的昭昭圣火,一边的衣角已经被烧燎得所剩无几。不过在灵蛇的眼里,只是一团黑白的影子被火光追逐罢了。在远处本就看不清,加上眼疾,灵蛇没什么想观战的心思,他托着腮等待飞燕撑不住倒下的瞬间。

  

“嘶……”飞燕的手指不慎被圣火烧到,刺痛感顿时从手指蔓延上胳膊“圣火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

灵蛇在树上听得一清二楚,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,这小子该打。他眯着眼睛看那团黑白色杵在原地不动了,想着是时候下去了。

    

“……比起灵蛇尊上,你还差的远。”飞燕冲圣火扔完了最后一片暗器,意料之中的被躲过了。

   

又是这种感觉……灵蛇的心里不太舒服,心跳随着飞燕的语速快了些。他跃下树梢,挡在了飞燕前面。虽然不想出手,可是记忆里这里是免不了大打出手的。

    

“久闻明教威名,在这里欺负小辈可不合适吧。”灵蛇执着蛇杖严严实实地挡在飞燕面前,将烧过来的圣火也挡去了些。

   

“只是和飞燕小弟试试身手。”圣火令的标志微笑还挂在脸上“这位想必就是灵蛇了?”

   

绕在身边的火焰一瞬明亮了些,和圣火眼里的战意一样。灵蛇的状态不怎么样,手里已经有些冷汗,执着蛇杖的不禁攥的紧了些。他只希望心里该死的波动能稳定下来,本来眼疾已经让胜算小了些,这么一来就完全处在劣势了。

   

“……尊上!”原本杵在原地的飞燕嘶哑地喊他,蹒跚地往他的前方挡。

    

灵蛇转头去看他,飞燕的手已经被烧伤,身上的衣服也被燎得不堪,可尚且走的动……这和以前不一样。现在的局势已经和以前脱轨了,明明该是自己与圣火难分上下,最后携着飞燕离开才是。

      

“滚……起开。”灵蛇在头个字出口的时候噤了声,自他逆练真经之后,这个字不知对飞燕说了几次,现在想来是该改改了。某种意识上,他不想飞燕再走了。

      

“圣火,停手吧。”一直站在圣火令身后的人拍拍他的肩膀。几乎是一瞬间,围绕着灵蛇的火焰消失在积雪里,独留积雪消逝后那一片光秃秃的土地。
  
TBC.
——————
 
本来白圣想分开写的,但是剧情里正好有他们的对手戏,顺手用了吧【捂脸。
  
你看,假如灵蛇的初恋是九阴真经,他会心跳加速,现在已经对飞燕心跳加速了【虽然是穿越系统强制的x
灵蛇:mmp,这剧本和我之前的不一样。
   
圣火:mmp,所以说好的酒还是没有喝。

评论(9)
热度(37)

© 海宴河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