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宴河清

【邦良,abo】离婚(2)

离婚(2)
    
    
    
当张良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回家的时候,已是夜晚。通常都是司机接自己回去,不过现在离了婚,车是刘邦的,司机也是刘邦的,为了避嫌,他决定自己搭公车回去。
    
    
晚班车上人不多,张良找了个靠窗的空位子坐下,手臂架在窗沿,托着腮看外面的夜景。是多久之前,张良记不清了,那时候两个家族的事业落败,走到了一起,而刘邦和自己也成了牺牲品。那时候他们没钱,每天只能挤公车上班,比自己年少一岁的青年,指着窗外那座最显眼的高楼:
     
“子房,你看到了吗?以后我会坐在那里,而这那里的一切,都将是我们的。”
   
       
现在诺言实现了,可惜物是人非。
      
     
还不是自己作的,张良自嘲。他的心很小,装不下刘邦的不羁,即使他清楚刘邦没有对别人动过心,他也忍受不了。
    
       
刘邦对每个人都是如此,照顾的周期,得了人的心。可是恰好是这点,伤到了张良,也许婚姻对刘邦来说是束缚,没了这层枷锁,他能过得更好。自己固然是个白开水般无味的人,没必要将刘邦拴在身边,这样对二者都不好。
   
         
张良阖了眼。复想起刘邦,他便开始头痛,痛的不是联姻,而是毁了五年的光景。人生能有几个五年,而这五年现在算是化作了泡沫,挽回不来了。张良多少是有些后悔的,若是早些看开了,也不至于如此。
          
    
下车的时候,张良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了——有人发了信息。当他看到发件人的时候,他就已经不想看了。
       
   
是刘邦发过来的:
    
下次别在没有alpha陪伴的时候挤公车,明天司机还会接你。照顾好自己。
          
   
张良有些恍惚,明明离婚的时候,他是很干脆的。他推了推金丝框的眼镜,斟酌了措辞,给刘邦回了简讯过去。算上字符也就两个字:
   
好。
   
       
破天荒地将记录翻到前面,那还是几天前,刘邦给自己发了一句晚安,是张良没有回他。再前面,都是刘邦发来的晚安,多数是凌晨。
     
   
凌晨的时候,刘邦一般才能结束应酬,然后给张良送去一句晚安,至少试探他,看他有没有熬夜工作。张良偶尔会回他一句,然后刘邦会耐心地劝他睡觉,如此反复,倒也持续了五年。如果感情早就被时间磨没了,又怎能持续五年。
   
    
不管多少,刘邦始终爱着张良。爱了五年。
   
     
一般张良是不会回那一句晚安的,因为他知道,如果不回,刘邦便能安心睡下。回了他,刘邦反而要回家催促自己早点睡觉。刘邦回来的时候,衣服上沾有别的omega的味道,张良每次都能闻见。是应酬,没办法的,张良安慰自己。
    
      
不管如何,张良始终包容着刘邦。包容了五年。
    
       
不过今天,张良没有等来那一句晚安。
  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
*君主没发晚安,是因为才离婚了,避嫌来的。其实他在手机屏幕前纠结了挺久的。

评论(19)
热度(125)

© 海宴河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