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宴河清

大梦不醒空一惊。【史向】

其实最后写成刀子是我的锅(:3っ )へ

青史难书。:

文/沈青书




0.


我的茶馆在这条街上开了很多年。


每天来来往往的是那些匆匆忙碌却又略带迷茫的人,我从他们眼中看不出什么特殊的情绪。偶尔来我这喝茶的人会笑着向我讨个故事,临走前却不忘向我托一份新茶。


有时候也会有没带茶钱的客人,我便容得他们给我讲一段往事,真假也罢,喜悲也罢。


得我所喜的,我便免了他的茶钱。


 


1.


那个男人进来的时候,残阳沐血,我的店正准备打烊。


离这不远的城镇正打着仗,血腥气顺着风吹进店里,温上的茶也像是被沾染了似的,苦涩不少。


男人手上的羽扇尖端沾了些红,像是刚从战场上下来。他站在我身后许久,却一语未发。


“进来喝杯茶么?”我问他。“城外战事肆起,小店怕是没什么好茶招待先生。不要嫌弃便是。”


我看到那人顿了顿,我抱着已经撤下的门帘带着他走进店里。


我的店通常是不点烛火的,日落便息。等我找到上次剩下的半截蜡烛时,那人已经坐在了角落的桌位上,让我好找。


一盏烛灯,一壶清茶。


我想听听城外埋骨的沙场上,有没有什么新的故事。


 


2.


“我欠他一个鞠躬尽瘁。”那人摩挲着手里的羽扇,声音不轻不重。


孔明出山的那一刻,便打定了主意倾尽所学,只愿为他匡扶汉室。


刘备的一举一动,他都看在眼里。收买人心机关算尽,孔明也从未有过背弃他的想法。


那年初雪,刘备让人送了些炭火到孔明的寝居,下人端着炭火送去的时候,却不见孔明身影。


回禀的人跪在刘备面前,看着自己的主公半晌没答话也不敢起身。


直到良久之后刘备问他。


“不曾见到先生?”


“禀主公,守卫的人说先生今早便出去了,还未回来。”


刘备眯了眯眼睛又不说话了,下人托着炭盘的手微不可查的抖了抖,也不知眼前这主到底在想些什么。直到他听见刘备叹了口气,随后便让他下去。


刘备靠在榻上,抬头盯着寝宫的天花板一语不发。天下初定,自己称帝之后战事便少了许多。


见到孔明的次数,便更少了。


直到傍晚诸葛亮才从外面回来,手里提着些纸灯。刘备闻讯匆匆赶到诸葛亮门前,犹豫半刻却始终没抬起敲门的手。


“主公在外面站着做什么,进来罢。”


于是刘备就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
屋子里清清冷冷,虽然比当初他住的草庐要舒适不少。他看看孔明,后者低头摆弄着那些纸灯也不管刘备,现如今他是皇上,想找一处落座的地方哪用得着向他请示。


可刘备偏偏就站在门口,不说话也不找地方让自己坐着,反倒盯得诸葛亮有些不自在。


“主公随便找个地方坐吧,亮待会儿还要出去一趟。”言下之意大概是你站在门口堵着我没法出去。刘备本来抬起的脚听见后半句又放了下去,像是怕他就此跑了一样,挺直了身站在门口。“先生是要去哪儿?”


诸葛亮这才抬起头看向刘备,眼见着他此刻的模样眼皮一跳,随后接着低头把刚刚戳上的竹签上浆粘紧。


“放灯。”


刘备像是松了口气似的,走近了几步蹲在诸葛亮的面前,伸手戳了戳糊好的纸灯,煞有介事一般。


“朕以往没见过这些东西,现命你带朕同去。先生若是拒绝可就是抗旨了。”


诸葛亮手上的动作一僵,却也没有抬头,只是轻笑几声摇了摇头糊好最后一盏纸灯。


“臣,领旨。”


 


3.


我给他温上半凉的茶,却见他站起身,一手执着羽扇,像是要出门。


“先生点灯放愿,许的可是江山稳固,国泰民安?”


他停下脚步没有回头,我看着那人手上的羽扇轻轻摇了摇,良久才听见他长叹了一口气。


“我那时候只愿他,匡扶汉室,不改初心。”


 


4.


欠我一个故事的人始终没有来,我问站在桥头的老婆婆可曾看见一个手执羽扇的男人,婆婆摇头。


“每天从我这经过的人太多了,我哪里知道哪个是你说的。”


我撇了撇嘴走回店里,正是梅雨季节,外头的天总是阴阴的,像是随时会落下水来。


这不是,我前脚走进店,身后头顶厚重的云层便噼里啪啦的落下雨点。


我趴在柜台上也不点灯,店里本就没有什么客人,落了雨后也只有两三个没有带伞前来避雨的人。


于是我便奉上一壶热茶,来人身上的寒气覆住热茶的温度,我犹豫半刻,去取了上次剩下的最后小半截烛台。


“给我讲个故事吧。”我对他说。“给我讲个故事,我不收你的茶钱。”


 


5.


“我曾许他如鱼得水。”男人抿了一口手里的茶,像是在回忆很久之前的事情。“他却到死都在想着我,想着我的江山。”


那年,关羽兵败身死,荆州失守。张飞被属下刺杀,兵士逃往东吴。


刘备把自己关在宫里整日不出,朝臣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,只得去求助孔明。


诸葛亮找到刘备的时候,扑面而来的,是浓郁的酒气。他看见刘备坐在地上脸色通红,诸葛亮俯下身去,被刘备一把拽住了衣袖。


“先生……备一生,别无他求。曾于云长翼德结拜兄弟,今日他们身死……求先生助我,起兵伐吴,为义弟报仇。”


许是喝的醉了,他没看见诸葛亮的身形一僵,随后试图从刘备的手里抽出衣袖。


“主公,行事不可鲁莽。”


却不想刘备的力气拽得诸葛亮一时抽不开身,下一刻索性将他拉倒在地。刘备的眼圈有些红,显然是哭过了的。


“荆州已失,义弟枉死。先生,求你,助我起兵伐吴。”


“主公,你醉了。”


诸葛亮一手把刘备从地上扶了起来,后者一个踉跄站住身子,抬起头紧盯着房梁,一语不发。“连你也不愿助我么。”


一句话像是刀子刺进诸葛亮的喉咙,堵得他张了张口,却没发出声音。


直到半晌后,他才听见孔明那声叹息。“臣曾答应陛下,光复汉室。”


刘备笑了笑,许久也没说话。诸葛亮站在他面前,指腹摩挲着扇骨,神色复杂。


“下去吧,今日,当是朕喝醉了。”


他没想到刘备会这么轻易的妥协,却仍行礼,俯身退了出去。


独留刘备一人坐在宫里。


 


6.


却也奇怪,那夜过后,刘备照常上朝处理政务,再没有跟诸葛亮提只字片语复仇的事。


五日过后,临城的兵将被刘备尽数调回,全国上下八十万兵马集于城中。刘备命人备马,自己却又绕进了孔明的寝居。


“主公此举可是要伐吴。”没等刘备敲门,诸葛亮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。刘备回过头,只见那人冷着脸,显然是被他气得不轻。


刘备没答话,宽袖下的手紧握着兵符,脑子里思考得尽是如何应付孔明的阻拦。


却不想,他的军师一掀衣袍,对着他直挺挺跪了下来。


“陛下!”


刘备彻底愣了,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扶,手却僵在半空,最终还是放了下来。


“先生明知,朕意已决。”


“那陛下何苦让八十万兵士的性命与您一同陪葬,何苦让汉室的未来一同陪葬?!”


刘备叹了口气背过身去,手里兵符从袖子下露出,刺得诸葛亮眼睛发疼。


十七年相识之恩,始终抵不过那一句朕意已决。


直到部下牵马,直到刘备起兵。诸葛亮始终跪在原地,一语不发。


良久,他苦笑一声,抬袖擦去手心被自己嵌出的血痕说道:“若法正在,必能劝谏陛下伐吴。怪亮无能也。”


 


7.


后来发生了什么,他怎么也不肯说了。


我只听得远处的城里传出谁的死讯,更远处的战场上,心有不甘的亡灵久久徘徊,不愿离去。


我将冷了的茶泼在地上,一时半刻也说不出什么。


这不是个好故事,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。但我却仍免了他的茶钱,许了他一道执念。


窗外的雨停了很久,他说他该走了。


 


8.


过了很久很久,我也没有等到那个没有给我讲完后半部分故事的人。可能他再也不会来了吧,我这么想着,收拾了茶具便准备回到里间。


门前的铃铛突然响了起来,我探了探头,来人手里拿着份新茶,说要向我讨个故事。


 


9.


他们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,我靠在茶馆外的木质大门上,略有些腐朽的吱呀声传进耳朵,于是我就想着,也许真的该换一扇门了吧。


最后我收下了那人送给我的新茶,可我没有一个好的故事能给他,便还了他一个执念。


 


10.


“军师,好久不见。”


——欢迎来到王者荣耀——


 


The end.



评论
热度(78)

© 海宴河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