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宴河清

【炉火°】军师组,现代au

#军师组,现代au

#这对很久没写了

     

张良封笔已有一年的时间了,这位有望成为文豪的年轻作家,一年前因为事故在文坛销声匿迹,没人能找到他现在身在何处。后来传出他封笔的消息,虽然遭到读者的一再质疑,现在却也已经落定了。

    

此刻,欧洲某不知名的小镇里,一位白发的青年坐在屋子里,用火钳捣弄着炉火,试图让它燃得旺些。青年的手看起来有伤,火钳在他手里显得笨重多了,搅得火苗反而小了些。他蹙了眉,丢下火钳,缩到沙发上坐下。

     

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诸葛亮有些心疼地靠过去,他依到白发青年的身边,拉起他精致的手,上面那道狰狞的疤痕怎么也无法忽视。诸葛亮低头吻住他的手指,柔声安慰他:

“总会好起来……”

      

一年前的意外伤到了他的右手,触及骨骼,几乎让他失去了再拿起笔的希望。他没有了写作的欲望,身体也日渐消瘦下去。于是那人强行把他拖出来,带他去国外散心,“一切都会好起来”那人总是这样说。

        

张良明明有很多办法可以让自己继续创作,但是每当他看见那道狰狞的疤痕,便失去了所有头绪。意外……那已经不能算作意外了吧。他眼睁睁地看着那道血痕在手上蔓延,尖叫声刺激着耳膜,混乱的人群和警车的鸣笛声——那是噩梦。

      

诸葛亮意识到张良险些又陷入了残酷的梦魇,他拍拍他的脸颊,让他回过神来。张良凝视了诸葛亮好一会儿,最后这种诡异的宁静被诸葛亮的一声“前辈”打破。他搂住张良,轻轻拍抚他的后背。

“前辈,这里只有我们两个,没事的。”

     

前辈这个称呼对张良来说是有些特殊的意义,这声呼喊总能让他安下心来。回过神来的他轻轻推开诸葛亮。

“我没事……”最后只撂下这一句话。

     

炉火被诸葛亮重新弄好,现在张良的手里又被他塞了一杯热可可,总之是不会冷了。他做完这些以后,靠到张良身边坐下,打理着从祖国寄过来的信件,兴致勃勃地同张良说着那些好友的近况,一副永远不会疲倦的样子。

    

张良靠着沙发的软垫,心里总于轻了些,那些沉重的东西仿佛已经被清扫干净,永远不会再想起来了。

    

评论(14)
热度(73)

© 海宴河清 | Powered by LOFTER